基層沉重“人情債”
   一年“隨禮”206次
   據新華社北京11月4日(記者 周凱 陳俊)豬羊下崽擺酒,出獄辦個“沖喜”酒,考不上大學也要來次“升學”宴……2013年,重慶大巴山區“國貧縣”城口縣廟壩鎮共操辦各類酒席1063次,收送禮金6300餘萬元,而全鎮居民可支配收入總和才9300萬元。
   “入不敷出”:
   一年收入2萬,送禮近3萬
   “我們家去年一年收入才2萬多元,光送禮就送了近3萬元。”重慶市城口縣廟壩鎮興旺村村民李習瓊談到“送禮”很無奈地說。
   在這個國家級貧困縣,被“人情債”困擾的不止李習瓊一人。
   “酒宴”名目繁多,人情鏈越拉越長。除了傳統的婚喪嫁娶、孩子滿月、老人慶生外,出獄要辦“沖喜”酒,買輛摩托車要辦酒,家裡牛羊下崽也要擺一桌。送禮對象從原來的親朋、同事同學延伸到同事的親朋、同學的兄弟姐妹。“在全縣治理大操大辦風之前,各種辦酒通知貼滿鎮上的公告欄,一天到晚鞭炮響個不停。”城口縣廟壩鎮紀委書記馮喬明說。
   排場越來越大。“你辦50桌,我就辦80桌。”廟壩鎮排山村村民趙安德告訴記者,現在辦100桌也不少見,常常是十幾桌菜沒人吃,造成極大浪費。
   “行情”越來越高。一兩百元是普通關係,三五百元正常水平,上千元也是常有。城口縣明通鎮退休幹部楊應祿留著厚厚兩本“送禮清單”:2001年送出827元禮金,2008年達到2.1萬元;2012年更是高達8.45萬元,送禮206次。
   事實上,城口縣只是全國基層“人情債”之痛的一個縮影。寧夏靈武市崇興鎮崇興村一村民說,現在100元基本拿不出手,有些場合一般都要500元,去年總共出了1萬多元的禮。而湖北隨州統計數據顯示,2013年,全市城鎮居民人均人情消費2375元,比2012年增長19%。
   “人情異化”:
   借錢、貸款送禮,“借老人”辦壽酒收禮
   婚喪嫁娶辦宴席等“禮尚往來”傳統延續上千年,具有一定互助性質,然而如今卻日益異化變味,給人們帶來沉重的經濟負擔和心理負擔,甚至成為斂財的手段。
   “酒席多的時候一天十幾場,借錢送禮是常有的事。”去年,為了送禮,城口縣興旺村村民王懷友不得不花掉本打算買化肥的錢。
   城口縣燈良村村民沈茂培告訴記者,8月是“升學酒”高峰期,去年8月他就借了3800元送禮。有些村民甚至貸款送禮。
   “一年送出去這麼多,不收回來就虧了。”馮喬明說,有喜事就大辦,沒喜事就創造喜事辦,辦酒送禮風陷入惡性循環。有些村民實在找不到理由就“造假”,甚至有人“借”老人當親人辦壽酒。“原本是正常人情往來,現在卻變成了斂財。”
   “請柬都送上門來了,不去人家有意見,以後怎麼相處?”城口縣興旺村一村民對記者說。
   “人情比什麼都大,送不起也得送啊。”重慶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廖成林說,受社會上“講關係”“搞圈子”的影響,很多人認為多送禮能夠搞好與幹部、領導的關係,這讓送禮風更加盛行。
   華中科技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賀雪峰認為,中國向來是個熟人社會,但隨著現代社會的流動性大、人際交往信息化網絡化等,以往維持熟人之間的親情、血緣紐帶越來越弱,辦酒席送禮成為人情往來的一種“行為模式”,導致人情異化。
   “移風易俗”:
   黨員帶頭村社引導,剎住“浮華風”留下“情”和“根”
   身在基層的幹部群眾深受“人情債”之害,對大操大辦、亂辦濫辦之風反映強烈。基層幹部群眾認為,在中央八項規定、六項禁令和“反四風”之下,公款消費已有明顯好轉,民間扭曲變味的人情消費也該剎剎了。
   “送禮是風俗習慣,不能用法律法規約束,因此必須要黨員幹部帶頭、充分發揮村社自治來引導。”馮喬明說。
  (原標題:基層沉重“人情債”)
創作者介紹

示威

jx38jxzo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